新型冠状病毒:我们目前所了解的情况

新型冠状病毒:我们目前所了解的情况

GLG 格理集团副总裁兼医疗健康内容团队负责人 Michael Weissman 于2020年1月28日采访了 Stephen Ostroff 博士,与他一同探讨新型冠状病毒。 Ostroff 博士向我们介绍了迄今为止对该病毒的了解、传播情况,以及未来的可能发展趋势。 Ostroff 博士曾于非典爆发期间担任疾控中心国家传染病中心的副主任,最近曾于食品药物管理局任职五年,两次担任代理局长。

GLG: 您能介绍一下目前新型冠状病毒的症状、易感染人群和病程吗?

Dr. Ostroff: 可以这么说,所有人都容易感染该病毒。 这似乎是一种新的人类感染,也就是说,任何人群中都没有预先存在的免疫力。 考虑到迄今为止的疾病模式以及从其他冠状病毒(如非典或中东呼吸综合征 (MERS))中获得的一些线索,该病毒的严重程度似乎与年龄成正比。 许多死亡病例都是老年人。

就症状而言,到目前为止的信息表明,疾病的早期表现有点像典型的流感,但有一些不同。 最初的症状是发烧、乏力和呼吸困难,而不是咳嗽和打喷嚏。 在早期的报告中,没有人报告有喉咙痛,而喉咙痛通常是流感的一种常见症状。 这可能是区分流感患者和该病毒感染患者的一种方法。

随着时间的推移,患者的呼吸越来越急促,咳嗽也越来越严重。 随着时间的推移,患者的呼吸越来越急促,咳嗽也越来越严重。当患者最终住进医院或重症监护室时,他们的整个肺部都出现了类似斑片状肺炎的症状。 来自中国国内和国外的报告都显示,轻微的病例持续时间很短,只有几天。 严重病例(患者入院治疗)从症状出现到死亡的时间约为 13 到 14 天。

GLG: 有迹象表明,该病毒可能来源于蝙蝠、蛇或武汉的华南海鲜市场。 为何了解该病毒的来源如此重要?

Dr. Ostroff: 对于其他严重的冠状病毒(如非典和 MERS),研究表明它们来源于蝙蝠,我们称之为病毒的天然“宿主”。 就非典而言,蝙蝠可能将病毒传染给某些动物,如在野外捕获并带到食品市场的果子狸。 蝙蝠也被认为与新冠病毒有关。 目前还不清楚蝙蝠可能把病毒传染给了哪些动物,但不大可能是蛇。 这些病毒往往存活在哺乳动物而不是其他类型的动物中。 蛇和鱼是不太可能感染这种病毒的物种。 由于病毒可能会引发其他问题, 了解病毒的来源尤其是动物宿主至关重要。

GLG: 早期报告表明,病毒可在潜伏期内传播,此时人们可能尚未出现任何症状。 事实是否如此? 这将如何影响相关的公共卫生官员和决策者?

卫生机构通常会对入境的个人进行症状筛查。 例如,来自存在新型冠状病毒的地区的飞机降落时,需要对每一位乘客进行筛查,如果发现有人出现症状,则需要对其实施隔离,直到证明他们没有感染该病毒为止。 对于非典,这是帮助控制疾病的有效方法。 但是,如果人们在没有症状或症状非常轻微的情况下具有传染性,这种策略就不会太有效。

是否存在无症状传播是一个非常重要的问题。 在过去的几天里,有几份报告提出了无症状传播的可能性。 有关无症状传播的最确切证据来自一份报告,该报告涉及一名来自中国的女性,当时她正在德国参加一个培训研讨会。 这位女士住在上海,而不是武汉,但她的父母住在武汉,在她参加研讨会的前一周曾来探望她。 据报道称,她在德国没有任何症状。 她在返回中国的飞机上才开始出现症状。 而且和她一起参加培训研讨会的其他人感染了该病毒。 如果她在那里的时候确实没有症状,那就显然表明作为成年人的她具有传染性,从而能够在出现症状之前传播该病毒。

如果人们能够无症状地传播病毒,在边境采取各种措施来控制这一问题几乎不会有什么效果。 流感就是这种情况,这也是为何在 2009 年流感大流行期间不建议进行这种边境筛查的原因。

GLG: 回顾非典,我们能学到什么? 新型冠状病毒在中国可能的传播途径是什么?

Dr. Ostroff: 我发现,最近出现的其他疾病都不像这次疫情爆发得那么快。 卫生官员在 5 到 6 个月的时间里确诊了 8000 例非典病例。 而在不到两周的时间内,新型冠状病毒感染的肺炎患者已有 4000 或 4500 例确诊病例。

我们必须对疫情地区以外的病例数量进行监控。 这些病例中有多少是与武汉有关的个人? 如果我们开始在上海、北京或中国其他地方看到无关联的传播链,情况将会更糟。

中国政府已采取各种措施,包括将这一大片区域隔离或封锁。 有人认为隔离是一大败笔,因为这可能会加速病毒在武汉市内的传播。 其他人则认为隔离是个好主意。 如果能有效地进行隔离,就能最大限度地减少在中国其他地区出现大规模传播链的可能性。 但要绘制出此次疫情的真实轨迹还为时尚早。

GLG: 如果我们的确诊病例数量还在上升, 有没有可能准确预测出什么时候会出现峰值?

Dr. Ostroff: 考虑到人们缺乏对该病毒的免疫力,而且该病毒的潜伏期很长,因此很难预测何时会出现峰值。 但有几种情形值得关注。 例如,如果病毒进入了一个公共卫生基础设施薄弱,因而很难控制病毒的国家,那就完全是另一回事了。 只要有一两个感染者未被发现或者进入了没有很好的感染控制措施的医疗环境,感染人数很快就会直线飙升。

GLG: 您对美国和欧盟的潜在传播有何看法? 到目前为止,我们已经在美国发现了几例确诊病例。 美国和欧洲是否会出现更广泛的传播?

非典期间,在 6 个月内,美国总共有 8 例确诊病例。 一例是丈夫传染给妻子。 他的妻子从未进入过非典疫区。 这是美国境内唯一一例非典传播。

在多伦多,大约发生了 200 例非典传播,几乎所有传播都发生在医疗机构内。 受感染人员都是医护人员和患者,当非典患者出现时,他们都在医院或急诊室。 可能在多伦多社区还有少量传播,但很少。 他们能够控制非典疫情,是因为加拿大像美国和大多数欧洲国家一样,有一个非常有效的公共卫生系统。

美国卫生官员正密切监测在美国确诊感染武汉冠状病毒的五个人的接触者。 还有大约 100 人正在接受该病毒的医学评估。 其中一部分人已经排除,但不是全部。 他们及其密切接触者都受到非常严密的监测和隔离。 这可能是防止该病毒在北美和欧洲大部分地区加速传播的最好方法。

这也是解决无症状传播的好方法,问题在于如何正确应用。 我认为,发生与中国目前情况类似的持续传播的可能性相对较低,并且将控制在较低的水平,公共卫生官员在获得更多的信息后,才能确信他们正在做正确的事情。


关于作者:

Stephen Ostroff 博士自 2019 年 1 月至今任职于 S Ostroff Consulting,担任公共卫生和监管顾问。 他先前曾担任美国食品药品管理局的代理局长。 Ostroff 博士曾于 2002-2003 年非典爆发期间担任国家传染病中心的副主任。

Michael Weissman 自2018年起担任 GLG格理集团副总裁兼医疗健康内容团队负责人。 他已在 GLG工作了 7 年多,负责管理和发展 GLG 对冲基金、私募股权和股票研究业务中的医疗健康客户关系。 Michael 拥有布朗大学物理学学士学位。

本文改编自 GLG格理集团电话会议: 新型冠状病毒。 如果您想收听本次电话会议,或者想与 Ostroff 博士或我们 70 多万名专家中的任何一位交谈, 请与我们联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