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冠肺炎疫情对苹果供应链的影响

新冠肺炎疫情对苹果供应链的影响

在本篇文章中,GLG于1月29日采访了 Jay Goldberg,与他一同探讨了新型冠状病毒(2019-nCoV)疫情对苹果供应链的影响。 Jay 是 D2D Advisory 咨询公司的创始人,该公司致力于帮助客户实现长期财务战略目标。 他还曾在高通和派更半导体公司担任高级战略和企业发展职务。 在此之前,Jay 是德意志银行的资深股票研究分析师,负责移动和数据网络。 Jay 在中国生活了将近 10 年,对亚洲的电子产品供应链有着深刻的了解。

GLG:大多数 iPhone 都由鸿海精密在中国制造,并由和硕组装, 这些工厂都位于武汉的哪些地方? 冠状病毒的爆发可能会对这些工厂造成哪些影响?

Jay: 为了简单起见,我将用鸿海精密的商标名“富士康”来指代鸿海精密。 富士康集团的业务遍布中国各地, 主要工厂位于华南的深圳和华中的郑州, 他们在武汉确实有个小型工厂。 深圳离武汉有 1000 多英里,但郑州位于邻近的河南省,离武汉很近,大约有 300 英里。 目前,郑州的工厂似乎没有受到影响。 武汉的工厂已经关闭。 但现在就下定论为时尚早。 病毒最终如何传播将决定其影响范围。

和硕在上海郊区有一个大型工厂,在上海以西约 70 英里的苏州还有一个小型工厂。 这些地方离武汉很远,但有报道说该地区受到了影响,还有报道说其他公司关闭了该地区的工厂。 来自上海的报道称,人们都待在家里。 街上空空荡荡。 有两个因素在起作用: 首先是官方要求延长假期、限制出行等。 再者是公众意识。 人们似乎变得更加谨慎,这也将影响交通运输系统和人员配备。

GLG: 供应链中是否还有其他环节会受到更直接的影响?

Jay: 像硅片或屏幕这样的主要部件在中国境外制造,然后进口并在国内组装。 有相当一部分部件(比如摄像头或音频子系统)是在中国制造的。 此类公司拥有大型工厂,其中有一些就位于无锡附近的上海西郊,那里已经有关闭工厂的报道。 有迹象表明,这些二级部件最有可能受到影响。 另一个环节是中国各地的包装工厂 他们可能会受到影响并导致供应链中断。

GLG: 富士康表示,他们已采取应急措施来防止生产中断。 他们可能都采取了哪些措施? 您对他们有多大信心?

Jay: 我的猜测是,富士康会依靠地理性备援。 他们在中国各地都有工厂。 如果其中一家工厂关闭,他们可以将生产转移到另一家工厂。 但我对这种方案的信心有限。 这种方案从来都没有真正测试过,而且我不确定他们是否能实现如此迅速的转换。

还有一件事需要考虑: 如果病毒进一步扩散怎么办? 如果病毒进一步扩散,多个地区的工厂将大规模关闭,还可能会出现全国范围的长时间停工 ——虽然概率非常小,但不排除这种可能。 而关闭更多的工厂意味着地理性备援将不复存在。 如果冠状病毒在电子产业高度集中的广东省扩散,更是如此。 到目前为止,这个地区似乎看不到病毒的影响。 虽然很难估计这种疾病的真正传播情况,但我会密切关注深圳及其周边地区的事态发展。

还有其他一些因素需要考虑。 春节过后,整个供应链的员工数量通常会出现大幅波动。 人们都回家过年,探亲访友, 如果他们的朋友在一个比他们更好的地方工作,他们会辞职,去朋友的公司工作。 考虑到中国新年假期因病毒而延长,我认为一旦一切恢复正常,劳工问题有可能会成为一个大问题。 这意味着企业在恢复生产的过程中可能会出现更多的延误。 大家都复工后,企业需要调整劳动力的方向和填补空缺,这至少需要一个星期的时间。

GLG: 根据您的估计,哪些苹果产品会因工厂关闭而面临最大风险?

Jay: 我认为是 iPad,因为我非常确定它的生产都是在郑州完成的,而我认为郑州是风险最大的城市之一。 如果病毒扩散至华南地区,那么受影响最大的就是 iPhone。 如果我们在广东和深圳看到很多确诊病例,那就是我们要担忧 iPhone 的时候了。


关于作者:

Jay Goldberg 是 D2D Advisory 咨询公司的创始人,该公司致力于帮助客户实现长期财务战略目标。 他还曾在高通和派更半导体公司担任高级战略和企业发展职务。 在此之前,Jay 是德意志银行的资深股票研究分析师,负责移动和数据网络。 Jay 在中国生活了将近 10 年,对亚洲的电子产品供应链有着深刻的了解。


本文改编自 GLG格理集团电话会议: 新冠病毒对苹果供应链的影响。 如果您想收看本次电话会议,或者想和 Jay 或我们 70 多万名专家中的任何一位交谈, 请与我们联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