社区团购:始于团长,成于供应链

社区团购:始于团长,成于供应链

近年来,社区团购作为对成熟电商模型的补充,已经成功撬动生鲜、社交、下沉和线下等传统电商面临的高潜力和高难度领域;亦凭借其差异化的模式和先行优势,被市场视作为一种面向未来的新兴零售模式。据QuestMobile公布的数据显示,社区团购赛道自2018年下半年出现井喷式融资潮,半年内融资金额高达45亿。而在今年年初,由于受到疫情的影响,线下零售渠道匮乏,社区团购也随之迎来了一波、流量及新用户的激增。另一方面,社区团购业的发展离不开强大的供应链支撑。从企业模式和物流的角度来看,供应链以及供应商的协同发展能够提高社区团购的效率,降低成本并且更有利于之后的优化升级,并为抢占市场提供基础。

GLG格理集团对话长沙市仓储与供应链商会副会长罗瀚果先生,聆听他对于社区团购供应链构成和发展的深刻洞见。以下为会议纪要节选。


社区团购供应链的构成及运行模式

罗瀚果:
社区团购是一种面向未来的新零售模式,从2016年兴起到现在,积累了大量用户。它是对传统电商、便利店的一个重要补充和差异化的突破,亦或将成为便利店的终结者。下面,我将对我比较熟悉的一家社区团购头部企业的供应链进行分析。

  • 供应链的构成及运行模式

前端供应商通过直送或者委托第三方物流商,将商品配送到品类共享仓,工作人员在品类共享仓里将商品按照团长分拣,然后配送到平行仓。平行仓的工作人员把每个团的产品拉到一个整理箱里,完成合流,向网格站配送,可由网格站自提或由企业进行配送。网格站再向团长进行配送,由团长配送到消费者。当天没有销售完的产品由供应商收回。这是整条供应链运行的模式。

  • 仓配体系的迭代

最初期:由总仓直接配送到团长。

优势:分拣、合流在一个场地完成,减少配送环节,降低转拨成本。

不足:客群的增加带来了末端配送区域的增加以及SKU数量的增多,导致仓内分拣、合流操作难度太大,末端配送时效性下降。

首次迭代:根据客户的区域分布设置多个平行仓,取消总仓。由多个平行仓各自依靠订单进行分拣、合流,并在各自所覆盖区域进行配送。

优势:提高了末端配送的时效,降低了配送成本。

不足:上游的供应商需要向多个平行仓进行配送,时效下降,成本上升。

当前模式:在靠近商品的集散地设置分品类的共享仓,减少平行仓的数量,设置大量网格站来负责末端配送。供应商按照订单向品类共享仓配送商品,工作人员在共享仓内对商品进行分拣操作,之后配送到平行仓。在平行仓进行合流操作后向网格站配送,再由网格站配送给团长。

优势:大大提升供应商配送、分捡、末端配送整套体系的时效性;网格站的大量设置大大减少平行仓的数量,还将场地设置的成本转嫁给了网格站的加盟商,节约成本。

不足:整个的配送流程中间有四次短驳,意味着有八次装卸。

下一次迭代(计划中):取消平行仓,代之以区域总仓。以总仓向网格站、网格站向团长的模式来配送。同时,或将取消单独的共享仓,将其归纳到总仓这一块。

通过供应链的优化,此类社区团购企业能最大限度地削减各级代理商的层级,实现供应商直接到消费者的模式。对于消费者来说,社区团购的商品价格便宜、新鲜度高、取货行程短,并且没有电商或者传统商超的购物金额门槛,也没有配送费、快递费,所以很乐意为之买单。

 

社区团购的未来盈利模式

罗瀚果:
虽然目前来看,大众化商品的社区团购很难通过自身的商品销售来实现盈利,但是未来的盈利模式有以下四个方向。

  1. 商品的增值收益。随着客户群体和订单量的继续增加,供应链向上延伸到产地,通过产地的直采、直供、自加工,带来商品的增值收益。
  2. 资金池带来的收益。平台上大量的现金交易,以及供应商账期实现的资金,不论账期长短,都会形成一个资金池,从而带来收益。
  3. 供应链金融产品的收益。面向供应商和消费者的供应链金融产品,比如“采购贷、消费贷”等产生的收益。
  4. 网格站或物流商的加盟收益。网格站可收取加盟费,以及过程中其他衍生的附加收益。

 

社区团购的隐忧风险及对策

罗瀚果:
我认为社区团购成败的关键就在于对供应商,特别是对仓配环节的管控和优化。而能否长期保持领跑地位,就要求在牢牢掌控仓配体系的基础上,更快速地覆盖三四线城市以及乡镇,养成消费习惯,形成价格壁垒。基于目前的情况,社区团购平台目前需要考虑以下三个方面的风险。

  1. 购地建仓的速度是否够快。所谓控仓控货,仓库是仓配体系的核心。目前平台选择购买土地自建仓库,但是从土地征用、征收到建成投运最快也需要两年时间,同时还得要占用大量资金。这个过程有可能拖慢平台发展、扩张的速度。建议:可以考虑和国内的大型物流地产商合作。大的物流地产商本身就有相当多的物业,即便是没有物业的地方也可以采用平台定制代建的模式,这样比自己购地建仓更为方便、快捷。
  2. 配送网络是否稳定和具有柔性。如果说仓库是核心,那么配送网络就是四肢。目前平台为了控制物流成本,通过大量招募个体司机带车入伙的方式来获得运力,支撑配送网络的运行。短期来看是降低了成本,但从长远来看,个体司机的模式管理难度大,有很大的不稳定性。一旦出现问题,整个仓配体系有可能遭受很严重的打击。建议:可以考虑逐步参股或者控股成熟的第三方物流公司。在各个区域城市或者各个省选择城配业务突出的中小型第三方物流公司参股或者控股,带来并表收入的同时还能分担风险。
  3. 能否及时满足消费者品质提升的需求。平台商品具备价格低、新鲜等优点,但是存在品类少、总体档次不够高、偶有品质不良等问题。同时,平台为了提高效率、降低操作的复杂性,对商品品类和SKU的数量进行了控制和简化,无法满足消费者高品质、多样化的需求。建议:对运力系统、仓配管理系统进行强化,更多地采用自动化、智能化的设备来提供更多品类、更多SKU数量以及品控更完善、更具个性化的商品。这也是一个必然选择和必然趋势。

关于作者

罗瀚果先生,长沙市仓储与供应链商会副会长。罗先生在物流行业深耕十七年,并拥有高级物流师、高级仓储经理等职业资质。他曾先后在湖南省物流与采购联合会、长沙市物流行业协会、长沙市仓储与供应链商会等行业商协会担任秘书长、会长等职务;亦曾先后在湖南金桥国际市场集群、中铁物流集团等大中型企业担任总经理、副总裁等职务。罗先生同时也是中国仓储与配送协会专家委员会成员以及商务部仓储业管理办法专家组成员。


本文改编自GLG格理集团电话会议:社区团购企业供应链能力解读。如果您想阅读完整会议纪要,或者想和罗瀚果先生或GLG专家库70多万专家中的任何一位交谈,请与我们联系
*以上分析仅代表专家个人观点,格理集团不予置评或背书,并不负责文章中所涉观点的真实性、关联性或完整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