疫情下企业级SaaS的“危”与“机”

疫情下企业级SaaS的“危”与“机”

 

Global Workplace Analytics的数据显示,2019年伊始中国远程办公人数不足500万人;反观国际市场,早在2018年美国远程办公的人数高达3000万,占总工作人口的16%至19%,企业也纷纷意识到依靠云计算、SaaS等以数据驱动的解决方案来推动业务的高效发展,进一步实现数字化转型已迫在眉睫。2020年的疫情不仅是对企业IT环境和应急能力的一次大考,更助推了”远程办公”类SaaS产品逆势而上,使中小企业的云端服务在各个领域全面升级。但是,突如其来的疫情却让部分SaaS企业陷入困境。2月12日,包括百度智能云、Testin云测、UCloud、蓝猫微会等238家企业共同签署发表《来自 SaaS 行业的一封公开信》,指出疫情令处于创业阶段的SaaS企业者面临收入大幅萎缩及运营成本压力变大的双重威胁。

GLG格理集团对话企业级SaaS行业资深专家,今目标前COO代珂,探索疫情下企业级SaaS行业的“危”与“机”,以下为电话会议纪要节选。


企业级SaaS在中国的发展

 

代珂:在SaaS这个领域,大部分成名的公司起步均为2012年前后。依靠其优良的商业模式和依托互联网的快速发展,美国的Saas可以说是一路高歌猛进,我们看到有70家左右的上市公司,再加上上市或者没上市被高价并购的那些公司,它创造了接近万亿美金的市值,这是非常大的一个产业。

在市场周期同步、融资充沛、技术无障碍的前提下,中国的Saas公司发展却是举步维艰。目前真正意义上上市的to B Saas公司可以说是凤毛麟角,市值更是不具备可比性。

我将其主要的发展状态和原因总结为以下4个方面的因素。

1.  赛道和对标

国内的SaaS从一开始就紧密关联这两个词:赛道和对标,意思是把美国的赛道直接拿过来,如CRM、HCM拿到中国直接复制,事实上证明这种方案在国内不能很好的落地,因为中美企业属于不同的参照系。类似的问题还有SaaS产品的对标,其实我们并没有完全理解透,每一个对标产品在美国的应用背景,只是简单模仿了产品的表面功能。

参照系和产品对标的偏差使一些国内的SaaS方向跑偏了,导致它的路径非常困难。

2.  SaaS生态的成熟程度

虽然中美两国SaaS起点相近,但美国SaaS一开始就是分多个细分赛道的,业务几乎覆盖所有的企业细分业务领域。更关键的是,所有产品之间的业务数据是互联互通的,同类产品之间可以互相替换。这就形成了去中心化的SaaS生态,即客户无论是什么业务,都可以从生态当中找到多家解决方案的提供者,且并没有一家在业务上或体量上处于控制和主导地位。

国内现在赛道数量和Saas公司数量是远远少于美国的,而且国内的Saas生态是朝着有中心化的趋势去发展的。一家独大的结果,,所做出来的产品是粗糙的——虽然什么都有,但是什么都不好用。另外,客户在这样的生态下也没有什么选择余地。

因此,生态才是中国Saas的发展机会,是由一个大而全到细分行业、细分业务的一个机会,这背后其实隐藏着一个蓝海。

3.  SaaS生意模式的偏离

目前,国内很多SaaS企业看合同额还可以,但订阅业务的收入占比很低。这说明已经偏离了SaaS的生意模式,而更像是传统软件生意。销售也只关心将这复杂庞大的产品卖出去,不关心客户能否使用和续费。这种生意的效率其实非常低,既比不过传统的软件公司,也失去了SaaS订阅模式的优势。没有了续费收入,公司要想撑下去就要不断地开拓新客户。所以疫情才刚开始1-2个月的时间,很多SaaS公司的收入现金流就会出现问题。

4.  国内 SaaS 产品主要集中在通用工具层面

国内许多创业者不太了解企业的经营逻辑,产品大多集中在远离业务的通用工具层面,如即时通讯、视频会议、OA。其实在实际企业业务中,工具层面占比其实非常小,在整个SaaS产品族也属于比较小的一部分。这些通用工具类的门槛比较低,吸引了大批公司加入竞争。特别是免费模式培养了客户的免费习惯。这样长久下去,一般的创业公司难以维持,只有大公司背景的SaaS公司才能玩得起。因此,这样的免费习惯,很难使SaaS在中国变成一门“有利可图”的生意。


 

新冠疫情下,企业SaaS的发展风险

 

代珂:

 1.  SaaS公司作为经营主体的风险

首先,在疫情之下这个风险来自于客户,因为绝大多数国内SaaS公司的客户是中小型企业,疫情导致的直接问题是续费和潜在新客户减少,导致SaaS公司在一两个月内就可能陷入现金流困境。

另外是来自融资不到位的风险。因为疫情比较真实地暴露出被投公司的一些问题,这可能让投资人进退两难。很多SaaS企业没有了收入、再没有投资,就很难坚持下去,裁员、减薪都是不可避免的。

2.  行业性的信任风险

因为SaaS支撑着企业用户的业务,业务连续性要求SaaS服务不能中断。然而由于之前的原因,导致SaaS公司裁员,支撑和服务的能力下降,甚至服务不可用,这可能会导致行业性的信任度下降。

从企业SaaS发展到现在,经历了很长时间的信任过程,如果因为这样导致对客户服务的中断和服务质量的下降,客户有可能会转向传统软件服务。


 

疫情后企业级SaaS的发展机遇

 

代珂:

1.  直接机会

我们注意到美国SaaS公司,比如Slack、Teams、Zoom等每个月新增用户数都创新高,股价也不断攀升;国内的在线办公公司也有类似的情况,比如金山云办公。这带来的直接机会就是疫情期间,有部分试用用户会转为付费用户。但也要考虑到疫情结束后,这些特殊场景将不再存在,用户在多大程度上能保持这一习惯,还有待观察。

2.  促进SaaS市场的渗透

中国近4000万家企业是巨大的市场机会,疫情不会改变这一趋势,SaaS仍然是个好生意。而且每一次的危机,都会促进各个行业IT化的进一步渗透,疫情也会加快SaaS的渗透进程。

3.  IT使用习惯的养成

随着疫情时间的增加,会在部分行业中对SaaS的依赖增强,并形成使用习惯。如投资人需要在疫情期间做尽职调查,可以通过线上SaaS工具表单或视频来完成。在形成习惯后,在疫情结束后也可能用这类工具作为代替。

4.  中大型企业开始在内部全面使用SaaS

在疫情期间,中大型企业开始全面使用SaaS,并充分体现了SaaS系统的作用和价值,这对于行业是一个非常好的开端。大的公司和集团,人员机构遍布全国乃至全世界,因为提前部署了SaaS系统才使业务并没有中断,并且由于疫情的推动普及到了全员,企业负责人对于工作效率也非常满意。

5.  有利于SaaS生态的发展和业务细分机会的蓝海

除了通用工具,疫情期间一些细分业务会显现很大的优势,如电子签约、SE(场景化、在线互动产品演示)、ECM(合同管理),显示了它们独特的业务价值。这将在很大程度上改变未来的创业方向,随着细分领域SaaS的丰富,对于疫情之后SaaS生态的逐步形成会起到积极作用,也会迎来业务细分机会的蓝海。

 


关于作者

 

代珂先生,自2017年至2020年3月,于纷享销客担任大客户销售副总裁;自2009年至2017年5月,于今目标担任COO。今目标是一款面向中小企业的互联网工作平台,已部署了20多项成熟的办公应用,支持企业内部即时通讯、工作日志、发布公告、电子考勤、报销审批、文档管理、项目管理等多项功能。代先生拥有10年企业服务行业从业经验,同时作为ToBeSaaS公众号作者,其文章多次被36Kr、腾讯、亿欧等媒体多次转载,对于ToB SaaS领域有比较深的个人见解。

 


本文来源于GLG格理集团电话会议:疫情下企业级SaaS的“危”与“机”。如果您想阅读完整会议纪要,或者想和代珂先生或我们70多万专家中的任何一位交谈,请与我们联系。

 

*以上分析仅代表专家个人观点,格理集团不予置评或背书,并不负责文章中所涉观点的真实性、关联性或完整性。